当前位置:主页 > 案例分析 >

电话咨询强迫——吴老师NLP催眠咨询手记
栏目分类:案例分析   发布日期:2014-04-15   浏览次数:

(前记:手头上积累了不少治疗强迫症的案例,却一直没有写出来,一是因为自己事情较多;二也是因为处理的过程技术性太强,可读性不高,枯燥乏味,难写。现在,选择一例通过电话治疗的案例,以使大家能稍微了解NLP《神经语言程式学》的治疗方式,但整个治疗的

          (前记:手头上积累了不少咨询强迫的案例,却一直没有写出来,一是因为自己事情较多;二也是因为处理的过程技术性太强,可读性不高,枯燥乏味,难写。现在,选择一例通过电话咨询的案例,以使大家能稍微了解NLP《神经语言程式学》的咨询方式,但整个咨询的过程只选择了较简单的一小部分来写,请谅解。)
          个案情况自述:我今年36岁,得的是强迫,现在感觉肚子或头脑里总有一些气或想象出来的刺在向外刺,睡觉时感觉头部或腹部有什么东西似心脏一样反复跳动(侧睡时能听 到从枕头传来这种跳动的声音),或者有刺刺向左边耳朵。早上一醒来就 是想到它,再也睡不着。压也压不了,疏导好像也疏导不了,不知如何才 好。症状最初在高三(回想起来其实以前就有强迫性格了),学习竞争激烈,我班上有个女生成绩和我差不多,我就担心她的成绩超过我,结果每次考试测验我担心;发展到上课老师提问是也担心她会不会,如何回答等等,在后来看见她都有点担心对自己会有什么影响。她坐在我前面两排(中间隔一个同学),突然有一天我觉得她身上好象有什么刺向我刺来,令我很害怕,就赶紧想象我前面有一堵墙把这些刺隔开。这样一来只要她在教室
里,不论是上课,考试,我就都有这种刺--墙的想法,很不安但又无法排解。整个高三就在这种痛苦中渡过。那时我也从一本杂志上看到用身体各部份紧张,放松的方法,我也试过,但一年里没什么效果。进大学后,大一由于她不在我的学校,症状暂时没有了,但由于性格原因,大一期间注意力也不够集中。暑假时我想按照一本杂志的方法(就是集中注意想象气从身体某个部位出来)练气功集中注意力。有一次在想象气从脚底出来时,就感觉脚底真的有了什么气的样子,感觉不舒服,因此就想法把这个“气”去掉,但越想就越去不掉,后来又感觉脚底很烫等等(其实摸一下脚底并无异样)。后来又觉得刺要刺到腋下,左边耳朵里,胸部等等,又要想出方法来阻拦它。这样下来大学几年就在和自己想法搏斗。期间看过两个心理咨询都没什么效果,一个医生开些谷维素之类的药也没效果。后来又到医院的精神科,医生开安拿分尼,也好象没什么效果。晃荡到现在,症状变来变去,总之就是自我搏斗,总也克服不了,不知如何是好。 

          我自己也看了不少关于强迫的文章,也自己试过森田疗法,要“顺其自然,为所当为”,但是做不到;也试过在手腕上缠橡皮筋,有强迫观念时就弹几下的办法,也试过“思维停止法”,有强迫观念时喊“停”的办法,但都效果不好。 由于心理问题消耗了我大量的精神能量,使得我没有什么精力关注自己的其它方面,我觉得自己在生活,为人处世方面很幼稚.你帮我看看该如何办?
   本个案(取名为A)身处距南宁很远的外地,不方便前来,但通过浏览广西催眠网(www.gx-xlzx.com)后,对我关于强迫的观点很赞同,便相约做电话咨询。经过对他的问题的详细了解后,我们初步约定用二个疗程(10次咨询,每次1小时)解决他的问题。前面五次咨询中,大致咨询间隔为3天。后五次则为1星期一次。由于是电话远程咨询,催眠咨询难以用上。我选择NLP(神经语言程式学)技术处理他的问题。

 
          开始咨询后,我问了A一个NLP式的问题:“你怎么知道你会有强迫?你有什么证据吗?”A一听,愣了一下才回答:“我就是感觉不好,老有一些念头跑出来,我怎么也克制不住。”(这是刚开始接触NLP咨询的患者的一种典型回答)我又问:“念头是以什么形式跑出来的?你要知道,我们是以我们的视、听、触、味、嗅五种感官来学习、储存信息和了解外界事物的,我们的思维也是建立在感官基础上的,所以,你的强迫思维也是通过这几个感官系统来运行的。你可以好好体会一下强迫症的运行过程。”过了一会,A回答:“我感到有一根刺从我的小腹处快速向我的心口刺过来,越来越大,越来越近,我感到难受,头部好像有一根刺反复刺进我的脑里,头也开始痛了起来,两者比较,好象头的感觉更强烈。“我说:“你的意思是有一些画面在强迫你?”A回答:“对,这些画面反复出现,我越想排除它,它就越出现,让我越来越难受。”我问:“画面伴有声音吗?”A想了一下,回说:“没有。”我说“那就是说,如果你没在心里想到这些画面,你就没有被强迫的感觉了,对吗?”A回答说:“对。”我使用NLP的相关技巧指导他去替换那些强迫他的画面,他的那种被强迫的感觉马上就减轻了。经过五次类似上述的咨询,A自我评估问题已解决了60%~70%。
          我又对A说:“不管这所谓强迫如何困扰你,但其实都是你自我的一部分。按照NLP和米尔顿*埃里克森催眠学派的观点,我们每个人都有人格,那人格同样也可以看成是许多部分(每一部分谓之次人格)的结合体,每种次人格掌握着某种行为或思维模式,而且,不管它是否困扰到你,模式背后的次人格都有其正面的目的;你的强迫次人格也同样。你以前采用的方式是对抗,想消灭它。那么,只要强迫次人格的目的(你的意识一般并不知道,这目的它深埋在你的潜意识里)没达到,你越想消灭它,它就会以更强的反应来困扰你。而且,你有了一个强迫的次人格,又形成一个想消灭它的次人格,它们就会冲突、斗争,而战场就是你的身体,那么,不管谁赢,你都是输家。既然你的强迫次人格是好心办坏事,我们就可以把这种强迫的感觉当作是心灵想帮助你的信号,何不尝试去喜欢它呢?以一种全新的态度去谢谢它,与它沟通呢?甚至,由于这个心灵的刺源自你的思想,可说是你创造出来的,你也可以进到情境里与它嬉耍一番啊。”A接受了我的提议,过了一个星期,A反馈说他对这种被强迫的感觉没那么讨厌了,也减轻了很多。做完十次咨询,A自我评估这种强迫思维的强度只剩下原先的10%~15%左右,平时已不能再困扰到他了。我们再进行第十一次咨询,利用NLP的其它相关技术,最终,一举破除掉了这种强迫模式,经调整后的测试显示,咨询已达到了预想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