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跟你的免疫系统
栏目分类:心身一体理论简介   发布日期:2013-08-03   浏览次数:

正面的讲话、肯定的思想、 积极的态度 我们也可以特意的创造出一些对自身有益的思想,让它们在日常用语中不自觉地冒出来。像泰格医生有一位叫奈尔的病人,在被诊断出有末期胰脏癌后只能再活几个月,两年之后却还活得好好的。他只是常常对自己说:“我可不想

正面的讲话、肯定的思想、 积极的态度
我们也可以特意的创造出一些对自身有益的思想,让它们在日常用语中不自觉地冒出来。像泰格医生有一位叫奈尔的病人,在被诊断出有末期胰脏癌后只能再活几个月,两年之后却还活得好好的。他只是常常对自己说:“我可不想再操什么心啦!”常讲这句诱话,无异就把他身上所积聚的各种压力抒发掉了,反而帮助了他本来只是尽尽人事的咨询。别担忧----快乐点!就是这个道理。
搞清语言的用法,我们就能常常把原先乱讲的转过来变成有益的话了。你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其实也有讲不少肯定积极的语言。你最好能留意到这二者之间的平衡,尽量去增加那些好的、减少那些坏的,至少可以免除掉许多不必要的致病之因。
你并不是单用耳朵眼睛在听看,也是用心灵在听看。对新观念缺少留意,时常是妨碍体验不良信念的机会。
我害怕的时候,是因为相信我可能得了某种病。我一有这种想法,就会把自己放进一个很不安的状态去迎合生病的条件。假如我相信自己是健康的,也能找得出足够支持我这种信念的证据,我就会感到比较轻松,自认为是一个健康无病的人。疾病就算不是心灵所造成的,也可能是心灵在退缩之下才被它侵占的。身体的状况时时由信念反映出来。肉体只是心灵的具体版本!具有神奇治病能力的凯斯先生,讲得最简单明白:“思想只是发生在肉体上的一些事件。肉体真正的建筑者乃是心灵”。
                              信念跟你的免疫系统
我们如何看自我认同的世界,和我们免疫系统的抵抗力强弱很有关系。皮尔索博士在书里也这么引述过:“哈佛医学院的洛何博士发现,当人体里的杀菌细胞活动减低时,并不是因为当事人有了过重的压力,而是在面对压力进产生了消极想法,免疫细胞才随之减低活动。科罗拉多州大医学研究小组的梅尔博士,也对免疫系统会因一个人观点的改变产生反应一直存有疑问。结果从实验中发现:凡是当一个人自觉应付了不了时,免疫细胞的效力马上就随之自动减少。”
勒薇博士也发现女人在咨询乳癌的时候,如果有信心,她们的免疫力就比那些自怨自艾的女性要强,也就比较容易治愈。如果你对自己身体有信心的话,它就会回报你,不让你失望。
皮尔索也说:“压力的强弱不但影响到我们的免疫能力,也跟我们自行解释的观念有关……在免疫系统里和脑子里的细胞本身都有一种让它们可以相互反应的辨识能力。每种思想与感觉都会改变免疫系统,而且每次免疫系统的改变,都会再反过来改变我们的思想与感觉。”
富弹性的思想创造出富弹性的身体
心理咨询师泰格,在多年前得过复发性组织硬化症。这是一种中枢神经系统功能退化所引起的肌肉组织硬化毛病。她描述她的亲身经历:
“等这种毛病开始冒出来以后,我才看出是某些根深蒂固的潜意识在暗中搞鬼所致。我的思想一向很僵化,对很多事情该怎么做的观点也一向很狭隘而不知变通。我对任何情况,从来都没留意到还可能有其它选择。”
在发病之初,我的情绪就好像一直有种被强制关在屋内而无法自由进出的平衡失调感。只要一有什么困难冒出来,我就会觉得整个人都变掉一样地僵在原地。情绪也越来越坏,坏到非要想办法去寻求理解的地步。可是一等我面对,又觉得它们都在和我唱反调,只觉得全身烦躁不堪,好像整个人都被煎熬那样!不知如何是好。这种好像被煎熬的感觉,对我的神经系统一定有很大的影响,才害得我那种硬化症越来越厉害。等神经受损之后,就无法传达讯号给肌肉。我现在很清楚,只要一有过度的情绪压力,一定要想办法赶快把它们先释放掉,否则就会反过来煎熬自己,让自己走火入魔。我们身体在设计之初,并没有设计要到哪里去储存过剩的精力和压力,而积压的后果就是让你崩溃。
这些僵化的思想形态,使我不能把过剩的精力渲导到更富创意的地方去。我一直都相信人生只是说一不二、没有任何转变余地的死巷。那种僵化的感觉,也正是让我时常感到无能为力的原因。可惜我当初不但没有把这些观点放在口头上抒发掉,也不懂要把这些不良的思想铲除掉。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这些内在语言对我僵化人生观只能火上加油,会让我身体得病。肌肉硬化症就是一种使肌肉组织僵化和瘫痪的毛病,而对许多得了这种病的人来讲,就等于是走入一条末路。
患了这种病的最初反应就是恐慌。对自己马上就不能动、不久就要死掉了的恐惧感,简直有如晴天霹雳。不过我终于还是走了出来,而且又选择了另一条新路。我跟我内在的声音联络上,先让自己把肌肉硬化症的恐惧化解掉一些,也居然就看到病情有了起色,然后再经过医疗,终于慢慢治好了这个毛病。而且过了廿多年也没再复发。对病情充满乐观的远景、尽量放轻松、服用维他命、再加上对心灵方面的控制,是帮我根治的几种方法。而我心灵控制方面所做的努力就是:改变信念跟敞开心胸,让它更富弹性跟创意。”
由此可见,泰格的身上贯注了太多的不良思想,久而久之,就在她肉体上显示出来。对某些人,这些僵化的信念可能也会弄出个其它病名的僵硬身体。而在她身上就叫做肌肉硬化,结局不是全身不能动,就是死路一条。幸好她觉悟的早,及时把自己挽救了回来。
当然,我们也不能单拿她的例子就一口咬定说,所有肌肉硬化症都是由思想僵化引起的。这只是我强调内在语言跟身心有关的一个例子而已。我也不是指每个思想僵化的人都会得某种病。有的人也许只会弄得全身硬梆梆,没啥弹性而已。身心应该有弹性,该伸缩时就伸缩,该坚定不移时就屹立如山。
你的个性思想绝对和免疫系统的强弱、得病率的高低有关。加州大学洛杉机分校的心理学教授素罗门医生。对有风湿性关节炎的女性进行研究。这种病也是由免疫功能失调所引起的。他发现得这种毛病的女人,都有“自虐、自我退缩、受不了敌意、容易屈服、消沉、对没有这种病的亲姐妹会有敌意、神经容易紧张、担心、全身随时都绷得很紧、时时刻刻都心情不好”的倾向。他也提到这些病人的近亲虽然也有患这种毛病的基因,可是只要是心情稍微开朗乐观的就比较健康。他认为这种毛病好像是一种“体内先具有得病基因,心理防线又不小心崩溃才引发出来的。”身体会应验心灵所投下的预言,的确是相当有根据的。

相关热词: 免疫系统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