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理论专栏 > 其他理论简介 >

动机与人格
栏目分类:其他理论简介   发布日期:2017-05-20   浏览次数:

本书自始至终运用的都是整体论方法,整体论显然是正确的──无论如何,宇宙总是一个整体,有着内在的联系;每一个社会总是一个整体,有着内在的联系;每一个人总是一个整体,有着内在的联系──然而,整体论观点作为一种观察世界的方法,一旦实施起来,一旦要
——马斯洛〖美国〗                                                                
本书自始至终运用的都是整体论方法,整体论显然是正确的──无论如何,宇宙总是一个整体,有着内在的联系;每一个社会总是一个整体,有着内在的联系;每一个人总是一个整体,有着内在的联系──然而,整体论观点作为一种观察世界的方法,一旦实施起来,一旦要被正确地运用,却远远不是一帆风顺的。最近,我越来越倾向于认为,原子论的思维方式是某种形式的轻微的心理病态,或者至少也是认识不成熟症候群的一种症状。整体论的观察和思维方式似乎会自然、自动地为健康的、自我实现的人所接受;对那些不怎么开化,不怎么成熟,不怎么健康的人来说,却是非常难以接受的。到目前为止,这当然还只不过是一种印象,我也并不想过分地强调。
     我要提出的问题实际上是临床方面的,哪一种早期的剥夺造成了神经症?哪一种心理医学可以治愈神经症?什么样的预防措施能够防止神经症?对各种心理医学的需要有哪些轻重缓急?哪些是最有效的?哪些是最基本的?
 
     成长往往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因而有人会逃避成长;我们不光会热爱自己最好的机会,同时也会对这些机会感到恐惧;我们都毫无例外地对真理、美、美德有一种极其矛盾的心理,对它们毁爱又怕。对人本主义心理学家来说,弗洛伊德的著作仍然是必读书(读他的事实,而不是他的玄学)。
     满足的状态并不一定能够确保一种幸福愉快,称心如意的状态。它是一种末决状态,既能解决问题又会产生问题。因此,那种对于有意义生活的流传甚广的普通看法其实是一种错误的看法,或者至少也是一种不成熟的看法。这实际上意味着要对统治我们达三千年之久的幸福理论进行修正。
     我首创了“主观生物学”这一概念。我觉得它是一件非常有用的工具,可以弥合主观与客观,以及现象与行为之间的鸿沟。我发现,人们可以而且必须内省和主观地研究自身的生物学;我希望这一发现对别人也会有所裨益,特别是对于生物学家。
     自我实现的人在本质上是富有灵活性的,他们可以很现实地使自己适应于任何人,任何环境。我认为,他们随时都可以以适当的方式来同好人打交道,同时又能以适当的方式来对付坏人。
     我对于自我实现的人的研究极为成功──我得承认这让我松了一口大气。无论如何,这只是一场大赌博,是在顽强地追求一种凭直觉得出的信念;而且在这个过程中,竟然对科学方法和哲学批评的某些基本法则置之不理。我简直是如履薄冰,我的探索是在焦虑、冲突和自疑的背景中进行的。我坚信这些研究将会改变我们的科学哲学,伦理学和价值理论,宗教学,工作观念,管理学和人际关系方面的观察,以及社会学说和其它种种观念。那么,我想巨大的社会和教育变革也几乎会立刻发生。我同时也相信,这个新开辟的伟大研究领域最有可能成为我们的知识源泉,使我们了解人性的内在价值。
     心理健康不光是主观上给人一种良好的感觉,同时也是正确真实的。在这个意义上,它比病态好,比病态优越。它还不光是正确和真实的,而且还有更高的洞察力,既能观察到更多的真理,又能观察到更高一层次的真理。也就是说,缺少健康不光给人以可怕的感觉,而且还是某种形式的盲目,认识上的病态,以及道德和感情上的损失。此外,它还是某种形式的残疾,是才能的丧失,是做事和成事能力的降低。
     现在,已经有可能就超越人类进行思索,这是一种超越人类本身的心理学和哲学。它尚未出现,但即将出现。
    对科学的心理学解释,起源于这样一种敏锐的认识,科学是人类的创造,而不是自主的、非人类的、或者具有自身固有规律的纯粹的“事物”。科学产生于人类的动机,它的目标是人类的目标。科学是由人类创造、更新、以及发展的。它的规律、结构以及表达,不仅取决于它所发现的现实的性质,而且还取决于完成这些发现的人类本性的性质。科学是建立在人类价值观基础上的,并且它本身也是一种价值系统。人类感情的、认识的、以及审美的需要,给了科学以起因和目标。
     有的人错误地认为事实并非如此,他们坚持主张科学完全是自主的,能够自我调节,并将科学视作一场与人类利益无关的,有着固有的,任意的棋类规则游戏。然而,心理学家必须将这些企图看成是不切合实际的、错误的,甚至是违反经验的。
     我认为,没有方法能够绝对地区分科学家与非科学家。人们甚至不能把从事实验研究作为一个标准,因为有很多以科学家的名义领工资的人从来没有,而且永远也不会作一个真正的实验。一个在初级大学教化学的人,虽然在化学方面没有任何新发现,只读过化学杂志,依照烹调书式的教科书重复他人的实验,他也认为自己是一个化学家。一个研究会的主席在哪方面仍然是一个科学家?他的时间也许完全用在忙于搞行政和组织工作上,一直到死。然而,他却乐意称自己为科学家。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专业过于狭窄的人是成不了大事的,因为这样,他做为一个完整的人就不免有所损失。一般化的、全面的健康比起一般化的残废人来,能够做最多事情。也就是说,一个企图通过压抑自己的冲动与感情,成为非常纯粹的思想空的人,结果反而成了一个只能以病态的方式思考问题的病态的人,即,他成了一个糟糕的思考者。我们伟大的科学人物,通常都有广泛的兴趣,从亚里士多德到爱因斯坦,从达芬奇到弗洛伊德,这些伟大的发现者都是多才多艺、丰富多采的,他们具有人文主义、哲学、社会以及美学等方面的兴趣。

相关热词: 动机,人格

上一篇:没有了